紫砂之家拜师名堂多__紫砂之家

本站原创 2024-01-12 17:24:00

 

“紫砂之家第一刻刀”谭泉海大师11月20日晚上收了新徒弟,并在宜兴宾馆举行的拜师仪式上接受了徒弟的跪拜。据宜兴紫砂业界知情人透露,这些年来,紫砂艺人拜名家为师司空见惯,拜师仪式上往往有下跪、叩头、敬茶等等传统“礼数”。但是,有些拜师学艺的行为变了味。这些“异味”包括以名家传人的头衔攫取经营性资本、拜师不学艺等等。

谁的名头大就拜谁

“在紫砂之家,许多早已掌握了制壶技艺的紫砂艺人也流行拜师,谁的名头大就拜谁。”对于这个现象,在丁山白宕大桥附近开设陶艺工作室的一位紫砂艺人深有感触。

据中国陶都网披露的相关信息显示,在当地影响比较大的紫砂艺人拜师仪式上,有的徒弟已经具备了助理工艺美术师、工艺师等专业技术职称,但仍然拜名家为师,甚至有高级工艺师拜大师为师的。

“拜名家为师,可以获得名家指点和提携,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艺师对记者说。不过,他也不隐瞒私底下的想法:“如今的宣传很重要,紫砂艺人都在忙着出作品集,师傅名头大,徒弟自然身价高。”

据《紫砂壶全书》作者韩其楼介绍,自古以来,紫砂之家的拜师学艺讲究颇多,签订拜师合同有中间介绍人担保,学徒期间师傅供饭不付工资。如今,拜师仪式虽然得到简化,但是,师徒双方互赠“见面礼”仍沿袭约定俗成做法。譬如,吕尧臣大师赠予徒弟的是他早年与沪上大画家唐云先生合作的《天笠》紫砂壶,还有他的书法“东方紫玉”作品;徒弟高仕军敬献给师傅的礼物是一辆豪华型商务车。

师承关系成了雾里看花

在位于宜兴丁山的中国陶都陶瓷城,成百上千家茶壶店里都有店主人与紫砂名家的合影,很醒目。这些商户在对顾客作自我介绍时,往往自称是某某紫砂大师的徒弟,甚至会佯作神秘地表示经常为师傅做代工壶,借此抬高自己身价,抬高茶壶价格。

“事实上,这些‘徒弟’并非紫砂名家严格意义上的徒弟,许多‘徒弟’就是李鬼。”宜兴紫砂艺人华建民如此表示。他介绍,紫砂之家沾亲带故多,紫砂艺人相对集中在丁山镇上,即使有人因此与紫砂名家当面对质,紫砂名家也不好意思断然否认。针对这个情况,许多紫砂名家在作相关介绍时,往往说“某某是我的学生,某某是口头上喊喊的。”据圈内人介绍,所谓学生并不是指徒弟,但是这个学生可以据此对外称自己是紫砂名家的徒弟。因为这个缘故,紫砂之家的师承关系变得脉络不清,局外人只能雾里看花。

与其他紫砂大师一样,鲍志强大师也出过一些个人作品集,介绍个人艺术成就。在紫砂名家作品集中,往往对自己的徒弟也有介绍,这些被师傅“收”进个人作品集的,自然是“嫡亲徒弟”。“有些人自称我的徒弟,我能拿他怎么样?”一位紫砂老艺人无奈地表示。

传统拜师学艺有讲究

紫砂陶艺作为民间手工艺的一种,在技艺的传授上,讲究师传徒承。学徒期限一般为3年,长则5年、6年,拜师时有一定的仪式,学徒要下跪。对于传统的拜师学艺,紫砂之家的“夫妻档”谢曼伦吴震积累了一定认识。

谢曼伦吴震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末进入宜兴紫砂工艺厂拜师学艺的。谢曼伦师从紫砂花货一代宗师朱可心吴震跟随当时名声响亮的吴云根师傅学习紫砂技艺。在他们看来,师傅的风格、工艺习惯、技艺水准都会一一影响的技艺,师傅的思想、道德品行也会深刻影响徒弟。在宜兴紫砂之家,紫砂生产组成立,有关方面将流散在各地的紫砂从业人员组织起来,其中有陶刻艺人任淦庭,制坯艺人朱可心顾景舟王寅春、裴石民、吴云根、蒋蓉等59人。后来,这些人所收的徒弟如今基本上成为紫砂之家的精英。

“师傅为大,我们做徒弟的经常到师傅家嘘寒问暖,帮助做一些家务活儿。”史志鹏是已故紫砂名家朱可心的徒弟,谈及师傅,这位年事已高的紫砂艺人仍然很动情。

 

展开剩余全文

TAG关键词:

上一篇:紫砂壶成收藏领域新宠 备受瞩目__紫砂之家
下一篇:第22届海峡艺交会 寿山石紫砂茶道专场明起征集
相关文章